11选5任三四码复式:為什么”專利流氓”不宜認定為敲詐勒索

排列五有复式吗计算 www.bpnpzr.com.cn 一、近日,新京報的一篇“專利流氓”文章引起爭議:

“根據警方調查,李亮等人手中儲備了六七百項專利,待合適的擬上市企業出現后,再借專利訴訟之名敲詐勒索。警方稱,其公司沒有任何實體業務,營收大部分來自訴訟和‘和解費’,而其專利大都是模仿其他品牌,技術含量低?!?/p>

媒體報道說該案是上海破獲的首例在企業IPO過程中,以知識產權訴訟為手段進行敲詐勒索的案件(該案已進入審查起訴階段);

二、來看幾個國際上常用的幾個稱謂:

Patenttroll:(專利漁翁、專利蟑螂、專利流氓),

PAE:PatentAssertionEntity(專利行權實體),

NPE:Non-PracticingEntities(專利非實施實體),

三、所謂“專利流氓”的身份:

根據新京報的公布,專利權人(犯罪嫌疑人)現任上海發明協會副會長…

根據企業信用信息網的檢索,專利權人(犯罪嫌疑人)控制上海多家科技公司,但可能并無實際經營…

據根據國知局的檢索,專利權人(犯罪嫌疑人)十年前就布局了物聯網相關等發明專利,不可謂不具有前瞻性啊

四、關于敲詐勒索罪:

《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對被害人實施暴力相威脅或者其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取數額較大財物的行為。

暴力威脅應當是沒有的,誰強誰弱這次事件一目了然

五、關于“其他要挾的方法”

被認為受到“要挾”疑似源自證監會的管理辦法:

中國證監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第30條第(5)項規定:發行人不得有下列影響持續盈利能力的情形:

發行人在用的商標、專利、專有技術以及特許經營權等重要資產或技術的取得或者使用存在重大不利變化的風險。

上市的權利VS專利維權的權利,

哪個權利更重要的一點呢?

如果說上市的權利重要,那么專利權人(犯罪嫌疑人)有沒有搶行索???

“被害人”不給錢可不可以?

是不是除了給錢別無生路?

不給錢,暫緩上市有沒有可能;

不給錢,申請法院速裁速判有沒有可能;

不給錢,申請修改證監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有沒有可能;

(一般擬上市公司的老板都是兩會代表等等,上書修改部門規章的通道或許有)

……

是否權利用盡足以受到“要挾”呢

六、知識產權可以任意“利用”嗎

知識產權是私權應該沒有爭議,

專利權是私有財產權應該沒有爭議,

自己利用自己的私有財產做些事情即便違反道德甚至構成侵權,

難道一定要用最嚴苛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刑法來解決嗎?

七、有人要拿“商標流氓”來做類推?

商標側重要善意的實際使用:

我國《商標法》第64條:注冊商標專用權人請求賠償,被控侵權人以注冊商標專用權人未使用注冊商標提出抗辯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注冊商標專用權人提供此前三年內實際使用該注冊商標的證據。注冊商標專用權人不能證明此前三年內實際使用過該注冊商標,也不能證明因侵權行為受到其他損失的,被控侵權人不承擔賠償責任。

但是我國《專利法》有任何一條規定專利必須有實際使用才可以獲得賠償嗎?

好像并沒有…

八、從不鼓勵耍流氓

我們從不鼓勵耍流氓,

我們只是鼓勵都在法律框架下一起玩耍,

如果認為不侵權不可以提起確認不侵權之訴嗎,

如果認為不侵權是不是還可以對涉案專利無效宣告呢,

如果明明可以靠民事手段可以解決的私人恩怨,

而偏偏上升到敲詐勒索的刑事案件難到不會讓人不寒而栗嗎?

侵權案并未經法院判決,如果真的涉嫌侵權,而借用公權力剝奪權利人人身自由且可以不用支付專利許可費用這樣真的完美嗎?

……

九、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嗎?

《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嗎?

《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嗎?

……

國家知識產權平臺排列五有复式吗计算 » 為什么”專利流氓”不宜認定為敲詐勒索
分享到: 更多 (0)

評論 2

  1. #1

    外觀專利流氓侵害了普通個體戶經營者

    匿名9個月前 (10-02)回復
  2. #2

    專利被侵權,專利權人正當專利維權,反而被捉,敲詐勒索,這樣以后專利權人的發明專利就可以讓大家免費使用,不需要支付專利實施許可費用。專利權人維權,就是敲詐勒索,專利權人誰敢維權?

    匿名2個月前 (04-27)回復

產品和服務

合作伙伴